世纪游轮中文预订中心

4000-023-000

世纪资深船员 | 十年之后沿江而上,开启一次重温旧梦的航程

更新时间:2020-01-13 09:41     阅读次数:76

你好,陆地。

这是我从大海深处给你写来的第二十一封信。


能再次回到长江的感觉真好,哪怕它的旧时激流只存于我的记忆之中。” ——美国作家何伟


01、回到梦开始的地方


“小心脚下(Mind your step)”、“注意台阶(Watch the step)”.....


我用英文脱口而出,提醒宾客们注意安全。身穿白衬衣,系红领结,披着红色马甲背心,脚上套着擦拭得铮亮的黑皮鞋,我伫立在与江水一同起伏的趸船上,为离船的宾客列队送行。


就这样,一句句地重复着,照顾好登船或离船的、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。有的客人,在与我插肩而过道别时,会对着瘦小、青葱的我,真诚地送上了一句祝福——“Have a good life”。


它好似一次永远的道别。或许,真的如此,这一生,我们再不会相遇彼此。然而,我却记住了,他们在耄耋之年是如何跨越整片大洋、从西方来到东方。用他们的话说——“想来看看,这个从未来过的东方古国。”


微信图片_20200109162433.jpg


世纪游轮的船队

许多船上都有我“战斗”过的身影


那一年,我二十一岁。如果要问,我的青春在哪里?那就是在船上,在江上。


少年时,作为船员,我任世纪游轮(Century Cruises)旗下“世纪天子号”游轮的酒吧服务生,开始了一段长达五年的船员生涯。这是我为数不多的职业生涯里,最独特和宝贵的时光。


时间飞逝,十年之后,一切像是冥冥中的安排。我登上了飞赴上海的航班,直奔北外滩游轮码头,是为——回到梦开始的地方,沿江而上(Up the Yangtze),开启一次重温旧梦的航程。



这次搭船,是我离开滋养着我的那艘船、那条河流的第十年。那些给我贯注了生命力的东西:航标灯,江风,缆绳,趸船,锚链,是这些与沿江航行密不可分的元素,铸造起了我的躯干与我的灵魂。


02、追忆似水的年华


在南京港码头,下午时光,我在房间,泡上一杯绿茶阅读。


读美国作家何伟的《江城》,他写道:“能再次回到长江的感觉真好,哪怕它的旧时激流只存于我的记忆之中。”


书与景,融合在一起,穿越时光似的,把我的记忆,拉回到十五年前。那时,我没有想到,一心想当一名世纪游轮的船上服务员,还那么难!


3.jpg


我们100多位实习员工,聚集在重庆长江南岸边的一所学校里,整整培训了三个月。那些培训,包括端托盘训练、礼仪姿态、模拟对客服务流程、学习服务礼仪用语、练习英语口语等,其中,还有部分不达标的“选手”被淘汰。


这次登船后,我的感触良多。这些年,在外游走,我依然对船员时代的服务工作感触很深,但却没有想到,现在内河游轮业的发展超乎了我的预期。


当晚,一位来自浙江的老客户,带着一家老小登船后,我听到他一直在念叨:“船上的服务,真是好!”。我故意抛砖引玉问:“会不会比一些岸上高大上的场所的服务还好呢?”


他说是的,那些细节,例如,你提着东西,员工会主动过来帮你,心里感到暖暖的。在我们世纪游轮上,类似的细小场景,我知道,会有许多。


4.jpg


譬如,客房每天会有员工打扫,但我通常习惯隔一天再打扫,有时会挂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。


员工观察到了这个细节和规律,特意在打扫后,直接给我放了四瓶水。因为正常是每天更换两瓶水,这样第二天时,我就方便取水喝,她也不用再次打扰到我。


这样的服务细节,作为客人,我感到暖心。好的服务就是,在客人说什么、问什么之前,员工就提前默默地做好了。


这就是人与人、心与心之间的连结,它是有人情味的服务,而不是冰冷的。唯有软体服务支撑起好的硬件设施,一艘船才会真正发光。


曾经在世纪游轮任职时,我做过近三年的服务员,近三年的经理,那些对客服务所需的观察力,也都成了我的一部分,延续至今。


比如,在写作、摄影上的创作时,很多的发现与看见,都来自船员时代培养出的细微观察力。


5.jpg



03、荣耀启航


通常来说,我们把内河上的游船,称为游轮;而海洋里的船,一般叫作邮轮。


此次,我搭乘的“世纪荣耀”游轮,她是目前长江上,最新一代的超五星级涉外豪华游轮,就好似一座长江上流动着的五星级酒店。


这艘耗时3年打磨的,在长江上,乃至世界内河上的巅峰之作,长149.99米,宽21.2米,总吨位1.5万吨,最大载客量为650人。这个体量的内河游轮,我听同事们说,目前在世界范围内,可能算是最大的一艘内河游轮。


6.jpg


内河游轮的体积,没有海轮那么庞大,因此,发动机的噪音干扰,对乘客的舒适体验来说,会有着一定的影响。


如“世纪荣耀”这样新一代的船,已将所有客房设计在了游轮的前部,整艘船的后部,并没有安排任何客房。这就将振动与噪音,有效控制在了舒适的范围;夜间在客房阳台上,我基本只听得见江水潺潺流动的声音,几乎实现了静音状态的感受。


临近中秋节,高挂的清澈明亮的月色,仿佛是我们的领航人;过往的货船,就是我们的助推器;天上划过飞机的轰鸣声,就是我们的指挥官;加上江面上倒映出的星星点点的微光,这一切的一切,宛如梦境,像是一场盛大的交响乐。


它是如此的立体、生动,充满了互动,人与轮船,人与桥梁,人与城市…… 江面上百舸争流,一派生机勃勃,在这段母亲河黄金水域,在船上,我们就能见证祖国最鲜活的峥嵘印象。


7.jpg

8.jpg


那些少年时代的记忆,仿佛缕缕江风又把它们吹了过来。记得船员时代,正是博客时代,懵懵懂懂的我,写下了数十篇船员日志,往昔的记忆与气味,似乎历历在目。


是水,也是船,组成了现在的我,而它们,也将构成未来的我。


夕阳西沉时,伫立在顶层2000多平方米的巨大阳光甲板上,瞭望金色覆盖的江面,感概万千的我,写下了这首小诗:


江风轻拍着我的衣襟,她载着我朝霞光迈进,漫步于夕阳如血的甲板,载着无尽梦想的轮船啊,


你在缓缓地逆江而上,引擎声跑得无影无踪。


谁又说得清——起点抑或终点?谁又分得清——南岸还是北岸?


夕阳余晖遮住了两岸的航标船,在半梦半醒的灵魂状态下航行,谁会在乎这是起点还是终点呢?


亿万年前,古地中海跑来这里,亿万年后,我曾遥想从此出发,奔向地中海、漂向大洋的深处,为去看那同样广阔的夕阳如血。


大洋之后我梦见回来了,

回到我的故乡我的江河,

回到我的梦开始的地方,


十年之后,沿江而上。

十年之后,荣耀启航!


9.jpg

10.jpg


04、沿江而上


登船“世纪荣耀号”后,我和曾经的老同事说,我感到震惊,船上的气氛和感觉,时常令我有一种错觉,在长江上,又不仅在长江上,很有异域风情和味道。这是我预期之外的感觉。


当菲律宾乐手的音乐从江风中飘来,一会像置身北美的海轮上,一会又切换到故乡的江河湖海上的星星点点,各种颜色和声音的交织,加上船上员工们的优秀,让这艘船变得与众不同。


11.jpg

12.jpg

13.jpg


遇到曾经共事过的唐船长,他和我感概:“何止非沿江城市的人不了解内河游轮,即使沿江城市的许多人,也都对现在的游轮知之甚少。”


我默默地点头,说:“也或许,大家还停留在曾经过河渡轮的概念呢。”


的确如此,平时对游轮接触少的朋友,可能真不了解,连我这个老船员,也都很是感叹,现在内河游轮的发展与变化太大了!


在5楼的切尔斯(Cheers)酒吧,沿江而上时,我喜欢坐在右舷一个靠窗的座位,叫上一杯热拿铁,恍惚间,就拥有了一个独立于窗外世界的世界,仿佛飞逝的生活,被优雅地定格了下来。


这扇江景窗户,俨然是一道减速器,尽管身在陆地,却将我跟城市中的尘嚣,彻底隔离开了,宛如“遨游山水间,已然尘世外”的生活体验。


14.jpg